您现在的位置: 福清侨乡报 >> 信息中心 >> 环球侨界 >> 正文

扎根故土乐享幸福晚景

作者:陈仁杰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发表时间:2016-12-22

林克湘的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,儿孙孝顺,“六代同堂”。


林克湘祖籍宏路街道南山村,1931年3月出生于印尼雅加达。其父林时增是南山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的孩子。据林克湘回忆,父亲生前曾多次向他描绘少时家徒四壁的困境,可以用“穷得叮当响”来形容也不为过。1927年,为了谋生,林时增只身闯南洋,到印尼雅加达当起“卖货郎”,每天他会背着布匹到乡下推销,穷人家买不起布料,他就采用“赊账”的方式推销。比如,一块布料3元钱,可以分30天还清,每天还1角钱,以此鼓励穷人买布。


1934年,林时增带林克湘回了国,1937年又带着他去印尼。年幼时,林时增把林克湘送进当地华文学校接受教育。1941年,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后,林时增携妻儿回国安顿好后,又只身前往印尼。他到达印尼时,印尼沦陷,日军占领印尼,从此林克湘与父亲音讯断绝,直到1946年二战结束后,林时增才从印尼回国。


1947年,16岁的林克湘来到福清县城西园小学读书。1948年底,林克湘的母亲病逝,按照当地习俗,母亲去世百日内儿子要成亲,否则的话,要等守孝三年后方可娶亲。1949年初,林克湘结了婚,次年生子。


1950年,林时增再次起身去印尼。临走前,他说好了要替林克湘申请去印尼定居,并带走了儿子的所有证照材料。1951年下半年,林克湘与8位同乡一道前往香港,等待去印尼的签证。可是,这一等就是6个月,林克湘看着盘缠全已花光,便于其他5位同乡打道回府,回家过年。而继续留在香港等待签证的2个侄儿,却等到了签证的出来,出国了。林克湘至此失去了出国的机会,从此也就安心地在福清扎根。


随后,林克湘参加了土地改革,后调进宏路供销社,有了一份正式工作。


1958年工业上马,他又被调进福清糖厂任人事干部。报到的那一天,厂里要他带学徒工们前往上海培训,一年后等培训结束,福清糖厂却宣告倒闭。林克湘说,他可是一天也没进过糖厂,连厂里是什么模样的也没见过,就这样又莫名其妙地调入福清县商业局。


1964年,林克湘再次被调去“四清”工作组工作,他回忆,那时“四清”是在农村开展,狠斗了许多大队主干。他说,他最后一次是进驻奎岭大队,工作队把该大队支部书记斗得死去活来!可人家却不记恨,许多年后见面,人家还非常客气。
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林克湘又被调往宏路冷冻厂工作,成了省属干部,直至1982年提前退休。退休后,他参与了恢复宏路侨联的筹备工作。1989年,宏路侨联分会恢复后,他被聘任为会计,于2003年卸任。


林克湘说,父亲于1982年回乡探亲,那是父亲自1950年出国后,时隔32年后首次返乡。1954年,林时增在印尼业已续弦,又有了7个儿女,四男三女。1983年,他再次回印尼。1987年,回福清定居,叶落归根,直至1995年90岁时去世。


1997年,林克湘与弟弟接受印尼的弟弟、妹妹邀请,赴印尼探亲。林克湘说,到了印尼故地重游,他感到特别亲切。他居然可以凭着儿时的记忆绘了一张图,并标明当年的居家周边的房屋、道路,除了几十年前的公交车站成了房地产外,其他都与现状一模一样。在印尼的一个月时间里,林克湘四处走走看看,他感觉几十年来印尼没什么变化,反而是过去一穷二白的中国发生了沧海巨变。他在印尼听到的最多一句话是“过去印尼好,现在是中国好!”他感到特别开心。


这次探亲,使得中断了几十年的兄弟姐妹间的“血缘”关系得以延续。从那以后,林克湘印尼的弟弟妹妹每2年便回乡寻根谒祖一次,林克湘在印尼的侄儿们会带上第二代、第三代的晚辈回乡谒祖,最多的一次带上了十几个回乡。林克湘说,在他的印尼家族中,现在唯独只有一个妹妹会讲福清话,林克湘感到很遗憾。他打心底里希望乡音能在印尼得以延续。


现在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林克湘算了算他的家族有52人,可谓是子孙满堂。他庆幸自己当年回到祖国,能亲身参与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,能投身到火热的生活之中来,能亲眼目睹祖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,能过上好日子!

文章录入:cj    责任编辑:cj 
精彩推荐
浏览: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

Copyright 2001-2009 © fqqx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福清新闻网-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地址: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:350300 Email:fqqxb2009#qq.com(#改成@) 联系电话:0591-85235390

闽ICP备090103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