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福清侨乡报 >> 信息中心 >> 石竹 >> 正文

风景旧曾谙

作者:林 肖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发表时间:2017-9-13
浏览:

一个宁静的夏日上午,照例是与晴窗绿影对坐时分,魏名庆老师轻轻敲门而入,把一本刚编注出版的《福清历代散文选》轻轻放在我的办公桌上。淡绿色的封面,细密的注释,衬起窗外蓊郁的树影,显得温婉悦目。扉页上戋戋两行题辞,细楷清丽,自有一股旧日风致,使人获得一份阅读的欣喜---依旧是微微的笑,依旧是浅浅的话,也依旧是言不多时便转身告辞。


二十年前,刚参加工作的我在市作协的一次座谈会上见到了魏老师。那时的他正担任《福清时报》(即现在的《福清侨乡报》)副刊编辑,我的一些作品刚在他手里编发。我因是初出茅庐,在会场自然位居末席充当看客。众人发言相当地踊跃,大有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的热闹劲儿,只是对我来说多为陌生面孔。正茫然四顾间,忽听念琪兄说道:“请魏名庆老师讲讲罢。”放眼寻去,便见到了一位安安静静的中年人——他急切地摆摆手:“不必了,不必了。”跟小城的其他文人相比,魏老师的确是过于低调了。小城文人或温文尔雅,轻易不显山露水;或洒脱不羁,健于谈笑,有“狂士”之风,而魏老师则是恭恭谦谦的,却又遮不住岁月浸出的沉静,带些自况下的从容,每见到他时,我都似乎窥见了那一道远去的旧日风景。


魏老师似乎是传统社会中的传统人物,以如今的眼光看他,大抵就是“旧”,可是却“旧”得认真,“旧”得执著——不仅待人接物,就是衣着举止,都是极传统的。口无所嗜,目无所贪,与烟酒绝缘,和愠急无干,始终是一副温温蔼蔼的模样。毕竟是吃了十几年的编辑饭,早在文字浸淫间滤去心尘,虽然不曾忘情于世事,却叫人如晤了“恭俭有法度”的彭宣之风。这二十年来,我与魏老师没有文学之外的交往,但二十多个春秋的年龄差距注定这又是最好的交往方式。每逢与他在路上不期而遇,我总有逆流而回从前之感,仿佛撷取了黑白胶片时代的青涩,又仿佛重味了在文字堆里躬耕劳作的忧乐得失,洞若观火只在心间——我一向珍视这样的感受空间。


文学创作追求的是表达现实的技巧和审美艺术,而文字编辑的要紧事却是“选”和“润”。“选”起来费神费力,“润”起来须拿捏有度,稍逾度则破坏作品原貌。支撑这些默默无闻工作的是精深的文字功力,没有十数载寒暑的浸淫根本无力置喙。最叫人不安的常常是,披阅别人文章无数,自己的田地渐渐荒芜,直至一碰文字便味同嚼蜡,所以我在编过几年《福清文学》后终于不敢再做编辑也不敢小瞧编辑工作了。魏老师在编辑这一行一干就是十几年,他的严谨是出了名的,尤其在文字校证上极具功力。我曾多次请他代劳编审文稿,厚厚的一叠稿子不消几日便被他校完,翻看之下,只见红笔批改圈注处,工整细密,甚至认真到每一个标点符号妥贴可否;遇有史据勘误之处,则引证精到,细加阐释。如此严谨、求甚解的考订功夫,时常令我感佩,而编辑的不易、前辈的执著也在这些小枝小节上显得格外分明。


对于自己作品的遣词用字,我向来用心,虽不敢说字字皆如金石掷地有声,却也始终牢记文字首先要对得起自己。《秋灯拾影录》出版后,内容怎样暂且不论,对文字的差错率我还是很有信心的,自诩已被压到最低。不曾想有一天,魏老师也是这么轻轻敲门而入,轻轻交给我三页纸,上面记录了他在《秋灯拾影录》中校出的错字和误用之词,约有三十多处。那时刻,我的呆愕丝毫不亚于潜藏的不法之徒被揪着小辫子现形。在魏老师近乎严苛的严谨面前,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些自信心在瞬间崩溃,于是只有“塞默低头”,惭愧不已。由此想及文学实在是足忧不足喜的事,稍有喜上心头,便被“打回原形”,唯有时时以缺憾审之、正之,用心揣摩,虚心掂量,方能得心而后应手。


手边一张剪报,上载魏老师《七十感怀》组诗十首。闲闲的文字,淡淡的笔墨,议论也不惊人,却教人读出他平静外表下温情的愤世和洒脱的自嘲,那不是自伤,不是自怜,而是拂去郁郁苍苍身世之感后的清醒。其中几句,颇见精神——“坐凭官宦论成败,听任乡邻说短长。十载寒窗难自立,更闻越雉费思量。”魏老师在小城做了半辈子的文人,笔底虽不曾萦回荒漠烽烟国族恩仇,却也有抛却岁月情节的一丝丝超逸。或许说“不曾拿起也就无需放下什么”,又或许说“世人的平凡,常在于把别人的平凡当成了绝俗”,但我觉得,在他心灵深处,瘦马

在我们这个小城,有几位长者数十年如一日地专注于地方文史整理研究,让人陡生敬意,魏老师就是其中一位。对于地方史料,年轻人常常耐不住繁难与枯燥,杜其门不入,但魏老师的遣心用力以及文字上的经营,不曾稍有懈怠。但凡揽胜山川、阐释风俗、钩沉史海、品评人物……笔锋所到之处,多现准确把握的功力和实事求是的精神,往往一篇稿成,必细加推敲,务求字字当意,若非沉潜的治学态度,实不能达。这般治学之道,自然与他的性情相联,不浮夸,不圆滑,考证之文也就明净晓畅、简切达意,且论证精审,令人称道。故而魏老师地方文史研究著作虽然不多,但一一读来,都使人有一种“明流纡且直”的可视可抚之感,如此尤显难能可贵。


过去有阵子“文化人”很时新,现在渐渐落寞,但我相信,真正的文化人是始终持守了一种文化精神的人,其影响或能及于时代和社会,或只是悄然润泽他的周围,都任由一生勤劳在青灯黄卷间自甘苍茫,说起来一样是无形的景观。当我渐渐学会像魏老师那样把浓浓的世情看成淡淡的清水,便愈加感念于过去的时代过去的人,生怕它们真的挥手别去,毕竟那一道谙熟的旧风景牵动着我们这代人太多太多的心弦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精彩推荐
   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

    Copyright 2001-2009 © fqqx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福清新闻网-福清侨乡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    地址: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:350300 Email:fqqxb2009#qq.com(#改成@) 联系电话:0591-85235390

    闽ICP备09010386号